Home >  > 中国式市场化崛起与政策性衰弱

中国式市场化崛起与政策性衰弱

0

昨天看到网易科技的消息(Via),2009年中国移动新增用户份额从1月份的77.8%下降到12月份的47.9%,下降了约30个百分点;而中国电信新增用户从1月份12%提升到12月份的35%,上升势头强劲;中国联通新增用户份额也略有上升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苏金生说,“2008年的电信重组改革和2009年的3G牌照发放,对推动电信业格局优化发挥了积极作用。”

这段话很值得玩味,因为中国移动的衰弱并不完全是因为实力或者营销的劣势,而是拿到了一手烂牌和政策的相对劣势,同时享受着高利税和低政策的特殊待遇,中国移动这叫被衰弱或者是政策性衰弱。

让我们来看看电信重组、改革的艰难历程:

1994年,中国联通成立,被赋予了打破电信垄断的历史使命,具有经营长途电话、移动电话和固定市话等几乎全业务的经营资格。

1994年,中国吉通成立,旨在打破互联网和数据业务的垄断。

1998年,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合并,成立信息产业部,为继续打破垄断扫清体制上的障碍。

1999年,为彻底打破长途电话垄断,信产部组织电信、联通、吉通等进行IP电话网试验。

1999年,鉴于联通没有市话网,信产部将中国电信的移动业务分离出来、成立中国移动,将市话单立,以求实现移动电话业务的公平竞争。

2000年,认识到市话网的战略地位重要性、受够了独家拥有市话网的中国电信的桀骜不驯,信息产业部决定通过国家开发银行贷款上百亿扶植铁通,以彻底打破市话垄断。

2002年,信息产业部火大了,拦腰一刀将电信劈分成两截,成立南电信、北网通,并鼓励双方互相到对方地盘发展业务。

2009年,中国联通将分拆双网,其中CDMA网络并入中国电信,保留GSM网络与中国网通组成新的联通集团。

看这个历程,本身就是成长和打压的过程,过去目标是中国电信,现在是中国移动,尽管可能你有一万个理由来告诉我这样做的理由,但是你仍然不能说服我放弃“政策性衰弱”这一观点。

这个过程本身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还产生了数量众多的遗留问题悬而未决。难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这样?尽管都是你国资委旗下的资产,左口袋进右口袋出,但是这种做法难免落人口实。

上面说的是国有大型企业,2008年的56,2001年的8U8,这样的市场化崛起然后政策性衰弱已经不是少数个例了,而且互联网领域这个数字仍然在急速上升,因为在高层们看来,互联网的可预期性和可控管性太差。

没有人会喜欢不可预期的东西,这也包括他们。

我问很多干互联网的或者被互联网干的朋友,互联网目前最大的风险是什么,对未来有什么期望。他们的回答都大同小异:最大的风险是政策风险,因为很难揣摩和控制;希望未来可以市场化多一些,政策性少一些,更多回到产品和网站本身上来。

相关推荐

本文暂无标签

关注科技,热血而沉着,极致而纯粹。努力做一个理想主义者。

发表评论

*

*